top of page

Jojo 演藝/工程/行政人員

找明樂做coaching,是在反送中後期,同時自己又辭掉一份大家都覺得是安穩的工作。這兩件事有沒有關連。。。不敢說。哈。


找明樂的原因是,我需要她的腦袋。顯然地,她的腦袋跟我的不一樣,看她的書就知道她頭腦清晰。很想她借出腦袋幾個小時,全程替我想問題。見到她做life coaching,就知道,機會來了!哈。


開始的時候,感覺很尷尬。都一把年紀,還需要跟別人討論一個畢業生或者新鮮人思考的問題:想找到一份自己願意花長時間投入的行業或者工作。這個問題應該是跟“人生的意義是什麼”同一個層次,真需要別人的協助,一齊抽絲剝繭幫自己理出來。我見到明樂的眼裡閃出一個腦袋在轉動轉動的眼神。


她首先問我已面試的工作裡面,有沒有哪一個是特別覺得比較貼近自己的理想,然後我其實可以很快地將每一個工作的好處和缺點,如數家珍般羅列出來。當我看著那個列表時,在傾談的過程中,發覺自己其實是未有因應自己的需要去找工作。老實說,我更像是為著家人的需要而去應徵一些自覺沉悶而婆仔的工作。本來自己破釜沈舟辭職,想要在自己未太老的時候, 找一份不一樣的工作啊!


明樂與我一起列出自己的需要,叫我返去找找有沒有機構符合自己的目標,同時有條件適合的工作崗位,是自己可以去嘗試的。


其實自己曾經嘗試過,試過無回音就退縮了。


這個過程當中是發生什麼事呢?


明樂再跟我分析,她用一個流程表展示了我的思考模式,那一刻,我是有點呆住了。


原來我已經被上一份工作洗腦了。


我一直沒有放下這份工作,來去找新工作。


上一份工作的本質與人事,跟自己個性出入很大。可是,由於已經工作有好幾年了,自己將裡面的價值觀和他人的評論都一一接收了。我身上有兩套價值觀互相抵觸著,一套是我的本性,我的本性相信凡事皆可能。另一套是我在上一份工作得到的,就是一切都不可行,包括從這個舊機構出去以後,就沒有人會再聘用。


我開始懷疑自己,看不起自己的履歷表,儘管其實它從其中一個角度來看,展現出我是一個多樣而靈活的人。


我基於自己的本性去追求dream job,當一兩份dream job 無回音, 上一份工作的價值觀跟我說打擊的說話:一切都不可行,以我的履歷,不會再有其他機構聘用。或者當面試時候被問到需要重頭再來的時候,自己就瞬間變成冰凍人, 熱熾追求的心就冷下來, 上一份工作的價值觀跟我說打擊的說話:我的履歷表被懷疑了。


我借到明樂的腦袋了,她用她的腦袋告訴我,我在帶著上一份工,帶著一個 “看不起自己的履歷表”的念頭去找新工作,加上心急,就不停放棄可能會聘用自己的機會了。

她圖像化地與我一起分析,發現處理這個念頭,會提高自己繼續找尋dream job 的動力,而不是走回頭路,不停循環(這本來就是辭職的原因啊)。


後來,我們決定做一支1:99的漂白水,讓我可以每日見到它,提醒自己,人事部叫你來應徵,100個裡面有99個就是對你的履歷表有興趣才叫你上去啊。下次去應徵,帶著1:99的漂白水,繼續保持熱熾的心,去追求dream job。


這次coaching的經歷,讓我體會很深,每次明樂問我一些關鍵問題,我都要停下來刻意去想。原來我很少花時間去了解自己的需要,而且接收別人的想法太多。明樂就坐在我面前/電腦屏幕前,清晰地告訴我她所看到屬於我的思考模式。她好厲害地,能夠透過清晰的圖表,告訴我這個思考模式是怎麼樣,我自己也是比較容易接收圖表圖像去理解。


過程說實在的,是很驚訝。當發現自己,是驚訝的,也很興奮。


這次借用明樂的腦袋,目標達到,感覺好抵。哈。


希望不久將來再來一次“借腦袋”。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謝小姐 小學教師

Life coaching對我來說是一個新鮮又陌生的概念。老實說,自己從來沒有想過要讓別人coach自己的life。自己想要的,有誰會比自己更清楚呢? 機緣巧合下,得知明樂正在做life coach,好奇心的驅使,加上自己在工作上有些想不通,心想何不讓別人給自己一些建議?就這樣,我開展了人生第一次的life coaching。 我抱著收集建議的心態開始第一次的面見。當面見結束時,我得到的不是一堆建

Fanny Lee Charity Marketing Professional

I have been stuck with what I am going to do with my life and my career for a while. The feeling grew stronger when I approach 40. I often think that time is running out for me. Also after having chil

Caroline IT 從業員

四個月前的一天看到明樂在面書的內容,鼓起勇氣找明樂做我的生命教練。經歷了三次的會面,由最初不知道怎樣面對自己的未來,到後來經過明樂的引導,用心思考,把要處理的事情一一分析,平衡輕重,最後,一切都清晰了。 我這個案可能在大多數人來說,或許是芝麻綠豆的事情,但是我已經想了大約年半有多,也好像猶疑 不決,心裡很亂也害怕,很多想不通的問題。 究竟我往回澳洲的決定是正確嗎? 究竟我是否應該今年 要實行這個決

コメント


bottom of page